您当前的位置:中华网考试首页 > 市场营销考试> 市场营销考试资讯 > 全国 > 正文

三星 PK TCL--学习什么

分类:市场营销 | 更新时间:2016-07-07 | 来源:欧阳严明
 

对于正在摸索做大、做强、走国际化之路的中国企业来说,三星电子是一个更接近、更能够被触摸的标杆企业——这家企业以速度、创新和领导数码电子时代而著称于世。在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时他还背负170亿美元的债务,而今天,他已经跻身世界五百强之列,品牌价值一路攀升,在2004年全球最具商业价值的品牌排行中名列第22位。它作为全球电子行业的一匹黑马,脱颖而出,令世人震惊和刮目相看!就连索尼、英特尔和微软等为首的世界一流跨国公司都在积极寻求机会,与其结成战略联盟伙伴。究竟是什么如此迅速地改变了三星的一切,又是什么推动着三星一次又一次跨越成长的障碍?奠定三星基业长青的基石是什么?这不得不引起正在崛起的中国电子企业的同行高度关注!大家也都在致力于破解三星高速成长之谜?尤其是TCL明确提出以三星为学习标杆,进行全面分析和深度研究,研究三星成功的背后是什么?究竟有哪些可以借鉴和参考?

二年前,TCL决策者李东生总裁就明确指出:
把三星作为我们的学习和模仿的榜样,制定出学习三星的时间进程表。这一伟大决策具有战略远见和现实意义,因为三星所走过的路,也必将是中国同类企业未来5年所要面对和必须要走的路,有效模仿的现实路径可寻。但是,如果认真研究中国一些公司模仿和学习三星的真实情况,我们则会发现,国内的诸多企业学习的情况却是形式大于实质、口号大于内容。仔细研究一下,多数企业根本没有抓住三星发展的实质,对三星的全面理解,深度研究也远远不够。作为走向国际化的TCL,我们的职业经理人必须要有危机感、紧迫感和责任感,加强对三星的学习和研究,从实际出发,学以致用,才能突破瓶颈,跨越障碍,走向卓越,创建“一流主义”。

众所周知:早期的三星电子产品曾被发达国家的客户看成是一家以生产销售廉价产品的发展中国家的普通企业,不为人们所认可、所接纳,三星曾一度是廉价货的代名词,模仿别人的技术,制造大量缺乏灵感的廉价产品,并采取过分追求规模化的产量以谋求价格制胜的经营方式,结果在国际市场上没有什么地位、作为和影响力,尤其是在美国市场上三星产品被视为低端产品长达二三十年,付出了沉重的代价。三星的决策者经过痛定思痛,决定改变以往的经营策略,向高端产业或产品进军,用了十年时间,终于令世人对三星的看法和观念彻底改变!三星跨越的一大“秘诀”就是,从简单的组装技术开始,再到产品设计技术,再到产品核心技术,凭此拥有了8个在世界占有率排名第一的产品。是一个由模仿者到跟随者再到领跑者的成功典范!而此种境况,也是中国电子企业过去和现在的生存状态。那么是什么改变了这一切?让三星电子扬眉吐气、后来居上、声名鹊起,奠定了三星日后的辉煌!从探寻三星电子的发展史,我们不难发现其中的奥妙和闪光点,那就是支持三星电子高速成长的核心部件产品——动态随机存取存储器(DRAM)功不可没,即半导体缔造了三星早期的神话!这是打造三星电子基业的原点、原动力,至今为止,存储器(DRAM)仍是三星电子的主力业务之一。

回顾三星发展的历程,三星也曾经走过一段以模仿和学习为主导的阶段,也正是这么一段学习和模仿的阶段,致使三星日后在诸多方面产生了超越,并成为别人模仿和学习的对象。在20世纪70年代中期,三星在国际上是只“井底之蛙”,就技术而言,充其量也只是落后于日本的一家二流公司,一直活在日本企业的阴影笼罩之下,根本不起眼。

自从三星电子上马存储器(DRAM)项目后,至今三星电子存储器(DRAM)以绝对优势连续九年蝉联世界销售冠军。但是回顾从前,三星电子的发展也并非一帆风顺,它经历了种种艰难险阻,才最终实现化蛹为蝶的蜕变。

现在让我们把镜头倒回到1974年12月,当时担任东方纺织理事的李健熙一直在思考如何把三星电子做强做大,经过一段时间的深思熟虑,他认为必须要掌握电子产业的核心技术——部件产品(打通上游供应链),这样在未来的竞争中才不会受之于人,被对手卡住脖子,并以敏锐独到的眼光意识到半导体在未来电子产品中的广泛应用和巨大价值,果断做出决定收购美国通用家电集团在韩国的子公司——富川工厂,并说服其父亲李秉吉吉。几天后,他以个人名义收购了这家半导体工厂,早期是生产晶体管集成电路(IC)。

然而,这项事业的发展并不是一帆风顺,对于一无技术、二无资金的韩国政府或企业来说,正式进军半导体行业,在当时确实是连想都不敢想的事。居然让李健熙给办成,可以说正是他当初对半导体行业的先知先觉,才有了今日韩国在半导体领域的辉煌,并被盛赞为三星基业的“精神摇篮”。

面对1982年初的第二次石油危机,世界经济受到巨大冲击和强烈震荡。已故会长李秉

吉吉访问美国、日本后,发现日本并不生产石油,在这次危机中没有受到重创,其根本原因就在于日本走高新尖技术发展之路的缘故,至此,老会长才明白,三星也一定要开发出自己的尖端科技,而这个核心就是半导体技术的开发。回国后,即刻组织人马着手研究论证,并于1983年2月8日发表“东京宣言”,递交“出师表”,宣布三星集团进军半导体领域,组建三星半导体通讯事业部,其目的是解决困扰三星上游供应链——电子产品的核心部件,摆脱受之于人的被动状况。至此,三星DRAM正式登上历史舞台。当时国内反对的呼声也不少,就连政府官员也出来指责:“半导体产业前景不明朗,能不能赚钱还不知道,干吗还要去沾它?”尽管如此,三星还是咬着牙坚持自己确定的方向不动摇,可想而知迈上这条创业之路该是多么的艰辛!

1983年7月,当时担任三星电子开发主任的李润雨带领七名成员踏上了去美国MicronTechnology公司求知的征程,但是抵达美国后,考察组却备受冷落,对方根本没有传授技术的意思。

面对这种情形,三星决定以自力更生为主,加紧在美国猎取有丰富半导体开发经验的人才,特别是创业初期,为确保项目的成功,以每位年薪二十万美元的天价从美国硅谷英特尔等公司挖走五位韩籍技术专家。从83年~89年,三星先后从美国招纳了在加利福尼亚大学工作的李任星博士,ZILOG(处理器的制造)公司就职的李尚俊博士,IBM公司的陈大济博士,英特尔公司的黄昌圭博士,等一批专家,组建了一支致力于报效祖国和献身事业的技术人才队伍。

上这项目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半导体制造谈何容易!从工厂建造到尖端技术开发,要求技术必须过硬,专业功底必须扎实。但是三星人只用了半年的时间完工,于1983年9月,三星在京畿道Kiihung举行第一个工厂开工仪式。要知道,即使在发达国家建半导体工厂,也需要一年半载,更何况三星还是头一次建这样的工厂!在三星进军半导体领域十个月之后,即1983年12月1日就公开宣称:“三星已开发出64KDRAM。”这让此前对三星冷嘲热讽过的日本同行大吃一惊,他们几乎不敢相信这是事实,因为在此之前日本人曾这样断言:“到1986年底,三星能开发出64KDRAM就算成功。”但是,三星的成功比日本的预言提前了三年。1985年1月,又对外宣布开发出256KDRAM,世界再次为之惊叹!

众所周知:半导体产业需要大量的资金,其风险性甚高。为了筹集资金,三星半 导体**上市发行股票,共筹措到资金3346亿韩元,以缓解三星资金紧张的状况,为三星建造第二家半导体产业工厂(专门生产256KDRAM)创造了有利条件。

但是在成功的背后暗藏着危机,由于半导体供过于求造成DRAM价格猛跌,原先4美元的64KDRAM最后狂跌至70美分,导致公司股票也下跌,真是雪上加霜,英特尔也从DRAM产业合作中撤出,三星到了一种穷途末路的境地,面对这一切,三星的决策者相信这只是暂时的危机,还果断决定加大设备投资的力度。到1987年后,情况稍有转机,但是麻烦接踵而来。原本是TI公司认为日本侵犯了它的技术专利而对其提起诉讼,但是日本公司却把三星也拉下水,结果是没有专利技术的三星为此交了庞大的学费,而日本企业拿出专利得以脱身。

在随后的几年中,这批回国的人才与三星的同事抱着一种爱国情怀、必胜信念、夜以继日、不断攻关、顽强拼搏、不负众望,连续开发出16MDRAM(90年8月)、64MDRAM(92年8月,世界首创)、256MDRAM(94年8月,世界首创)、1GDRAM(96年10月,世界首创)等产品,这批开拓者为缔造三星半导体的今日辉煌起到关键的作用。这不得不让我们信服、敬佩和领教三星人的以眼光独到、选准项目、速度制胜和创新领先的高招!

就DRAM产业而言,1983年三星开发出4KDRAM,当时比先进公司的技术要落后4年半;1985年三星开发出256KDRAM,将这一差距缩小为3年;1992年开发出16MDRAM,基本上将差距扯平。

事实上,日本企业一直是横在三星面前的一座大山,他们对三星进入半导体产业一直是采取打压策略,坚持的DRAM厂家“赤字生存”法则,其目的就是打击竞争对手,让对手举步维艰,难以生存而退出。但是对三星来说,已不能仅仅视日本企业为对手,而是要从根本上将其打垮。事实是经过这场较量,三星在2001年最严酷的市场考验中坚挺住,而日本东芝、日立、NEC等公司却没能经受住市场冲击,纷纷从DRAM行业中败下阵来。这里须要强调的是三星人的爱国情怀和报效祖国及一流主义的精神更值得我们学习!

三星电子在半导体的成长过程中充分汲取养分,并为移动电话事业在短期内迅速发展壮大提供了强有力的技术支承和部件保障,最终变成跨国公司。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对半导体发展而言,如果没有开拓创新精神和赶超日美企业的远大目标,就没有今天的成就!目前,三星电子正在积蓄力量以期待二次飞跃,今后产业结构必然会做战略性调整,争取在存储器与非存储器及数码世界所有领域,都实现“全球领先”的梦想!

目前TCL也处在危艰阶段,手机业务下滑,TTE和阿尔卡特二大合作项目也在攻关时期,但是更为关键和重要的是在影响TCL长期竞争优势的核心元件方面,中国电子企业普遍都面临着严峻挑战。TCL也不例外,同样在核心元件方面也受之于人,虽然我们早几年就成立了部品事业部,不过力量还是弱小的,尚处于起步阶段。我们要像三星那样,面对危机的降临,不仅将危机当成完善自我的一个契机,更能**危机,提高企业竞争力。我们完全相信在李东生总裁的正确领带下,依靠团队的智慧和群体的力量一定能突破困难障碍,化险为夷,走向辉煌!

三星经过数年的奋斗,终于搬掉了横在韩国经济面前的一座大山,彻底打败日本——索尼、东芝、三洋等一流公司。当前,仅亚洲来说,横在中国企业面前的“三座大山”,即韩国企业(快速成长、创新力强)、日本企业(实力雄厚、技术精湛)、台湾企业(制造力强、质量可靠)都将成为制约中国企业向外扩张,发展壮大的强劲对手,我们如何跨跃这三座大山是中国企业领袖们都在一直思考的重大问题!

免责声明:

1.鉴于各方面资讯调整与变化,本网所提供的信息仅供参考,敬请以公布信息为准。

2.本网注明来源稿件均为转载稿,免费转载出于非商业性学习为目的,版权归作者所有。

3.中华网考试倡导尊重与保护知识产权,如发现本站文章存在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及时联系。联系方式:QQ邮箱:2287829342@qq.com、18988787135,我们将及时沟通与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