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诺达名师!
客服热线:18188609073

当前位置: 首页 > 国学智慧 > 儒学 > 论语古为今用

张诚笃

论语古为今用

张诚笃 / 国学布道专家

课程价格: 具体课酬和讲师商量确定

常驻地: 西安

预定该课 下载课纲

咨 / 询 / 热 / 线 18188609073

在线咨询

课程大纲

《论语》古为今用系列

独立学者张诚笃亲撰讲稿并激情演讲

《论语》为人之道

《论语》为政之道  总内容提要

《论语》为商之道

“天不生仲尼,万古如长夜”孔子乃民族文化神灯。

“孔子的学说,不是一种思想,而是一种生活”。

孔子的思想或生活集中体现在《论语》。

中国人生活受《论语》思想影响左右,无论积极或消极,皆巨大而深远。

以《论语》为孔子思想原创“酵母”,生发出《〈论语〉为人之道》即《〈论语〉仁人之道》,《〈论语〉为政之道》即《〈论语〉仁政之道》,《〈论语〉为商之道》即《〈论语〉儒商之道》;便是孔子思想在当下中国人生活之立体透析与现实应用,且看《〈论语〉为商之道》。




《论语》儒商之道(两到三日版)

内容提要

《论语》为商之道,即儒商之道,亦仁商之道。将圣人思想精髓古为今用于商战哲学,结合国际商战之大文化思考,联系当下国内外大商战实际,从哲学层面立体关照,深度反思。为中国企业国内及国际大商战,推到一世之智勇,开阔万古之心胸;为中国文化输出如中国商品输出一样,做立心立命之论。

以首个儒商子贡为雅范,透析儒商智慧特质,展示儒商行为模式,内容如下:


《论语》为商之道(三日版)

**讲  论语微机  继往开来

——全球化当下《论语》与时俱化之道

第二讲  内圣外王  儒商榜样

——《论语》外王子贡儒商为人处事之道

第三讲  仁人改过  日月之光

——《论语》仁人君子克己自省之道

第四讲  益友君子  损友小人

——《论语》君子小人企业团队之道

第五讲  君子道长 小人道消

——《论语》君子之风管理艺术之道

第六讲  霸道制度  王道文化

——《论语》王道霸道企业文化之道

第七讲  大爱为仁  大敬为孝

——《论语》仁孝文化企业亲情温馨之道

第八讲  忠道尽职  恕道为人

——《论语》忠恕精要企业员工敬业之道

第九讲  过犹不及  恰到好处

——《论语》中庸美德企业应用之道

第十讲  心灵高贵  精神富有

——《论语》圣人气象与企业家气质之道

第十一讲  首在为人  次在为学

——《论语》好学深思与企业培训之道

第十二讲  精神之父  万世师表

——《论语》及孔子思想三大贡献

第十三讲  继承有余  创新不足

——《论语》及孔子思想三大欠缺



《论语》为商之道

**讲  论语微机  继往开来

——全球化当下《论语》与时俱化之道

导言:中国企业商品输出,“中国制造”已蔚为大观;但多是在产业链末端,成了反倾销众矢之的世界之**;根本原因在于,只商品输出,未文化输出。中国商品与《论语》等中国文化一同输出之时,便是中国企业参与甚或决定国际商战规则之日,方是中国企业国际化与中国文化大化流行“紫气东来”的美好开始。

一、论语算盘,与时俱化

1、论语算盘,义利统一

《论语》加算盘,乃儒家伦理文化与商业利益之契合,乃东方文化义、利统一之儒学企业大文化,企业大思想。

例一,华尔街借“金融创新”之名,行金融流氓之实,乃只讲贪婪之利,不讲商业伦理之“义”所致,酿成“金融海啸”,殃及全球经济,亦始料未及害了自身,可谓上帝你灭亡,上帝先让你疯狂。

论语加算盘之义、利统一,实是以东方文化重塑金融文化警世名言,醒世恒言,黄钟大律。

2、商品输出,文化输出

中国国际商战大缺憾,只商品输出,无文化输出,故而在产业链末端,非参与游戏规则制定者,乃被动遵守者。

故此,孔子学院等文化输出,以中国企业国际商战论,乃参与商战规则“和而不同”之价值观输出,已初现“近者悦,远者来”如火如荼之势。

诗曰:《论语》算盘义利观,文化输出孔学院。

二、论语微机,万世之谋

1、IT时代,论语微机

全球化IT时代,《论语》加算盘,可与时俱化为《论语》加微机,乃为IT时代中国商人义、利统一观,安身立命“仁以为己任,任重而道远”。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中国企业的企业实践,始于当下。

2、全局之计,万世之谋(企业宇宙观)

(1)全局之谋,万世之计。

(2)为中国企业万世名利计,《论语》加微机。

(3)中国企业商品输出,亦输出《论语》等中国思想,方能在国际商战规则制定时有话语权,有**大主动权。

(4)以《论语》“必也正名”计,立足《论语》等民族文化,放眼全球大商战,乃“立于不败 之地,而不失敌之败也”千载之机,时不我待。

诗曰:万世之谋全局观,国际商战话语权。

以个体企业言,《论语》加微机之企业大文化构建,如何操作呢?

三、操作《论语》,当下可为

《论语》乃中国企业之企业大文化精神富矿,《论语》诸多思想概念,可采掘并发扬为企业文化建设者如:

“仁者爱人”可发扬为企业人际关系,部门关系之互敬互爱,“孝”文化可构建企业大家庭温馨伦理氛围,使员工有向心力归属感。“忠”概念之“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可为员工与企业利益共同体之共识,“恕”概念之“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可引导员工在业绩考核时勿以邻为壑,“和”概念之“礼之用,和为贵”诱导员工做事注意分寸。“其身正,不令自行;其身不正,虽令不从”可使管理者正人先正己,率先垂范。“君子以文会友,以友辅仁”,“君子周而不比,小人比而不周”,可使员工精诚团结,共同上进。……凡此种种,不一而举。

诗曰:仁者爱人一家亲,己达人达共精进。

《〈论语〉为商之道》,即《〈论语〉儒商之道》,然则何谓儒商呢?对今天企业家有何民族文化开悟呢?



第二讲  内圣外王  儒商榜样

——《论语》儒商子贡为人处事之道

导言:孔门弟子中,颜回是孔子的**爱,但颜回英年早逝,子贡因时贤赞誉“贤于仲呢”已声名远播。是政治家、外交家、民营企业家,且是**个儒商即仁商民营企业家。首个儒商民营企业家子贡有何特点呢?对今日,欲修炼成儒商的企业家,有何示范作用呢?

一、儒商雅范,首推子贡

《论语》子曰:“赐不受命而货殖焉,亿则屡中。”

子贡时“工商食官”皆官商,子贡不受官“命”限制,特立独行而成民营巨商,首个儒门商人。

《论语》中子贡被列在“言语”即外交人才类,子贡之才不限外交,尚有政声,时贤多言“子贡贤于仲尼”乃政治家,一身三职:外交家、政治家、儒商企业家。

虽然《论语》中孔子视颜回为**高足,但颜回英年早逝,以政治家、外交家、儒商企业家影响论,子贡在当时,远超颜回,那么子贡、颜回孔子两大高足是何关系呢?

诗曰:民营巨商端木赐,货殖儒商推**。

二、内圣颜回, 外王子贡

颜回内圣典范,子贡乃外王楷模。

内圣为何?孔子将颜回列为“德行”类,“德行”即品德操行内圣之修,所修者何?“克己复礼以为仁”,“仁”乃孔门内圣之修核心内容,主体思想。

颜回如何修内圣之“仁”呢?

《论语》孔赞颜回:“贤哉,回也!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叹回一心修仁德,安贫而乐“仁”道,修“仁”之态度与状态。

有人问弟子谁**优秀,孔答“有颜回者好学,不迁怒,不贰过,……,不幸短命死矣,今也则亡”,列为**。

“回也其心三月不违仁,其余日月而至焉已矣”,心存“仁”念**久,乃**“仁”人学生。

回乃孔门高足中内圣**,即“仁人”**。

《论语》中,子贡是孔子唯一与颜回相提并论之人,孔子问子贡:“‘汝与回也孰贤?’子贡曰:‘赐也,何敢望回,赐也闻一知二,回也闻一知十。’”子曰:‘弗如也,吾与汝弗如也!’可见子贡之胸襟。

孔子爱颜回胜于爱子贡,但对子贡才能**欣赏,子贡外王的事功胜于颜回,两相比较。“子曰:‘回也其庶几乎?屡空;赐不受命而货殖焉,亿则屡中。”颜回内圣修仁差不多啦,但却穷得空无所有,子贡不受官商限制经商,行情猜得准,屡屡成功。

颜回死在孔子前,孔死后,弟子心丧三年四散后,子贡又守丧三年。

孔子晚年生活主要由子贡供养,孔鲤早夭,子贡在孔子弥留之际侍奉,主理孔子丧事。

颜回乃慧命延续,孔鲤乃身命延续,故丧弟子之痛甚于中年丧子之痛。

诗曰:何敢望回赞同窗门,六年心丧怀师恩。

子贡不只供养老师,以自己影响力,倾力维护孔老师声誉,捍卫老师学说。

三、维护师尊,千古美谈

有人当面夸学生子贡超过孔老师,子贡何以待之呢?《论语子张23及25》:“叔孙武叔语大夫于朝曰:‘子贡贤于仲尼。’子服景伯以告子贡。子贡曰:‘譬之宫墙,赐之墙也及肩,窥见室家之好。夫子之墙数仞,不得其门而入,不见宗庙之美,百官(本义是房舍官职是引申义)之富,得其门者或寡矣。夫子之云,不亦宜乎?”无“当仁不让于师”沾沾之喜,有尊师爱师之恭,贤哉,赐也,乐道人之善,乐道师之善也。

“陈子禽谓子贡曰:‘子为恭也,仲尼岂贤于子乎?’子贡曰:”……夫子之不可及,犹天之不可阶而升也。……如之何其可及也!”

视师为天,可谓“巍巍乎赐也!唯天唯大——唯师为大——唯师则之!”

子贡回敬叔孙武叔毁仲尼,子贡曰:“无以为也!仲尼不可毁,他人之贤者,丘陵也,犹可愈也;仲尼,日月也,无得而愈焉。人虽欲自绝,其何伤于日月乎?多见其不知量也。”子贡无愧“言语”长才,视老师为日月,可谓“天不生仲尼,万古如长夜”之源也!

诗曰:推贤让誉护师尊,堪比日月扬圣人。

子贡之君子美德,尚不只如此,那他还有何君子之德呢?


第三讲  仁人改过  日月之光

——《论语》仁人君子克己自省之道

导言:如《道德经》5000言,“道”是核心一样,《论语》12700字“仁”是核心;又如《道德经》无“道”的定义一样,《论语》无“仁”的定义,《道德经》曰:“道可道,非常道”,亦可曰“仁可仁,非常仁”,那么,“仁可仁,非常仁”究竟是什么呢?仁商或儒商子贡究竟是什么样的呢?

一、可道非道,可仁非仁

   《道德经》5000言“道”乃核心,

《论语》12700言“仁”乃精髓。

《道德经》不说“道”究竟是什么,

《论语》不讲“仁”究竟是什么;

《道德经》只论“道”不是什么,

《论语》只言“仁”不是什么。

道可道,非常道;

亦曰:仁可仁,非常仁。

《论语》孔自谓“若圣与仁,则吾岂敢?”

《论语》中“仁”定义是什么,未直言明说,《论语》中古今贤者林林总总,谁是“仁”人却未言一人。

例外却是“仁”德颇具争议之管仲,孔直言管仲“如其仁,如其仁”,连说管仲就是“仁”人。

子贡子路都言管仲不尽臣节,无忠信可言,孔斩钉截铁“如其仁”,两位弟子不解,理由是管仲相桓公“一匡天下,九合诸位”外王霸业太大了,否则“吾其披发左衽矣”,若非管仲则华夏为夷狄统治,管仲乃华夏文化保护神。至于管仲是否诚信,管仲讲大信,不讲小信,乃“君子贞而不谅”,情有可原。

子路子贡认为管仲不忠不信,孔子讥讽管仲“管氏知礼,孰不知礼……,焉得俭”,不忠,不信,不俭,非礼之管仲,孔子却直言“如其仁如其仁”,此中有何玄机呢?

证之以,道可道,非常道;仁可仁,非常仁,简言之,便是可道非道,可仁非仁,管仲“如其仁”可谓管仲可仁者,非仁也!

诗曰:可道非道道为何?可仁非仁仁为何?

那么“仁”到是什么呢?

二、克己复礼,为仁四目

怎么就是“仁”呢?《论语   》“颜渊问仁,……。子曰:‘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

此“四非”为“仁”铁律,或曰为仁四禁,由此“四非”举一反三可推出两非:非礼勿“行”,非礼勿“思”,以此六非乃为仁六禁,管仲六禁全犯,从未“克己复礼?,怎么会“如其仁”呢?

可见“如其仁”乃非仁也。

管仲“如其仁”乃可仁非仁,那么“为仁”实质为何?乃是“克己”,乃“为人由己”从我做起,从当下做起,克服一己私欲贪念,尤其是严以律己,以“礼”为标准,向着“仁”的目标虔诚修炼。

诗曰:管仲言行违六禁,如仁管仲实非仁。

那么,儒商子贡是如何“克己”?如何“为仁”呢?

三、君子自省,日月之光

1、克己复礼,自省难得

“见贤思齐焉,见不贤而内自省也!”以礼为准,向贤者看齐,以不贤者为反面教材,自省之参照,而“克己”修“仁”。

“已矣乎,吾未见能自见其过而内自讼者也!”自省自讼之“克己”者少见,殊为难得。

贤者蘧伯玉使者言于孔子“夫子欲寡其过而未能也!”克己功夫之努力,孔子赞叹“使乎!使乎!”能自寡其过弥足珍贵,令人叹服。

较遽伯玉“欲寡其而未能也!”儒商子贡如何“克己”改过,自省自讼呢?

2、子贡改过,日月之光

如何知过并改过,子贡何言?《论语子张19、21》:“子贡曰:‘君子之过也,如日月之食焉;过也,人皆见之;更也,人皆仰之。”此子贡不讳过并改过君子坦荡荡之千古名言,乃一代儒商“克己复礼以为仁”,以“克己”改过,修“仁”之至理名言,可为今之儒商“克己”修仁座右铭。

诗曰:伯玉寡过叹未能,子贡改过大光明。

子贡自省改过“君子之过”名言,其中“君子”是什么,与之对应的“小人”是什么,与今日君子、小人是一样的吗?


第四讲  益友君子  损友小人

——《论语》君子小人企业团队之道

导言:企业君子团队当“周而不比”,团结而不勾结;小人团伙则“比而不同”勾结而不团结。君子团队是益友团队,小人团伙是狼狈为奸。企业君子益友团队“以友辅仁”,彼此砥砺欣赏,为员工个体与企业和谐的利益共同体而集思广益,悉心尽智,共同奋斗。

   一、君子小人,古今何意

今君子、小人乃好、坏人褒贬之谓也。

古君子、小人亦有此意,君子然尚有:君之子,美男,老公,有德有位者,小人尚有无德有位者及小民百姓之意。

《论语》樊迟请学稼,小人指小民,君子指统治者。“君子之德风,小人之德草,草上之风必偃”即统治者与小民之意。

《论语》小人当小民讲,同意词“民”,“民可使知之,不可使由之。”

有官位而无德者亦可称小人,如:“臧文仲,其窃位者与。”

极少数无官位而有德者亦可为“君子”,如颜回。

诗曰:樊迟小人非坏人,小人实指乃小民。

二、君子小人,何以分别

君子团结,小人勾结

“君子周而不比,小人比而不周”,君子团结为团队,小人勾结为团伙;团队干正事,团伙为非作歹,如文强涉黑团伙等官场窝案。

“君子和而不同,小人同而不和”。

和者如五味,五音之和,同者如以水加水;以此比兴君子既保持个性,又集思广益;既坚持原则,又从善如流;小人则以水加水,无原则苟同,乃“乡愿,德之贼也”。

例一,如何回答“穷学生”买盗版光碟及名牌衣着?当绝不“乡愿”而“责备贤者”。“士志于道而耻恶衣恶食者未足与议也”

例二,“群居终日,言不及义,好行小慧”乃“同而不和”,学术腐败之研讨会,利益集团代言者之论坛等,皆“小人同而不和”。

例三,中国外交“和而不同”,尊重文明多样性,不同文明和平共处五项原则。

诗曰:名牌衣着盗版碟,企业“学术”如三陪。

三、益友君子,损友小人

“益者三友,损者三友。友直,友谅,友多闻,益矣。友便辟,友善柔,友便佞,损矣。”

提倡员工交益友,远损友,益友乃企业文化之扬正气,树正风,“君子之德风”,君子雅集,损友为“小人下达”,臭气相投,沆瀣一气。

益友君子雅集“君子上达”,乃“以文会友,以友辅仁”,如研发团队为益友团队,为**组合,企业是乐队合奏,益友团队是合唱。

益友君子雅集而为团队,至少有两点:一是“友直、友谅,友多闻”,二是“丘也幸,苟有过,人必知之”闻过则喜之雅量,此对企业研发团队**具针对性。

例,某两位华人诺奖得主以君子益友始,以小人损友终,教训是君子应“乐道人之善”,“见贤思齐”。如子贡与颜回,颜回内圣,子贡外王,个性差异甚大,子贡赞叹颜回“闻一知十”,乃益友间“友谅”,而“乐道人之善”,亦《老子》“为而不争”,此可为两位诺奖得主做人“通鉴”。

诗曰:子贡高风赞颜回,诺奖得住争名位。

企业当弘扬君子益友团队正风,此为君子道长:力戒小人邪风,此为小人道消;那么,君子道长,小人道消,在企业中有何体现呢?


第五讲  君子道长 小人道消

——《论语》君子之风管理艺术之道

导言:任何健康向上的企业都应当君子道长,小人道消,“君子之德风,小人之德草,草上之风必偃”,君子之德长风浩荡,企业团队奋发向上;但难的是:谁是君子?谁是小人?如何区别呢?

一、君子道长,小人道消

企业知人善任当重用君子,远离小人,《论语》“知人”之“举直错诸枉,能使枉者直”,重用正直君子,效果是“舜有天下,选于皋陶,则不仁者远矣”,重用皋陶一类正直君子,则远离“不仁”小人。

如此则君子道长,小人道消。何为小人,何为君子?在工作实践或企业实践中予以鉴别,《论语子路篇13.25》:“子曰:‘君子易事而难说也。说之不以道,不说也;及其使人也,器之。小人难事而易说也。说之虽不以道,说也;及其使人也,求备焉。’”

企业君子不以私情之恶,影响量才用人,公私分明,敬企业公事,克己之私,乃“克己”而为“仁”人君子,小人反之。

企业君子、小人如何分配任务?“君子可大受不可小知,小人可小知而不可大受”,此处君子小人无褒贬之意,乃不同档次人才之量才任用,通才与专才分工合作,德、才之不同定位,可为:知者居侧,贤者居尊,能者专职。

诗曰:君子为公易共事,小人营私吹毛疵。

二、鉴人三途,辩人好歹

1、鉴人三途,无所逃遁

“子曰:‘视其所以,观其所由,察其所安。人焉瘦哉?人焉瘦哉?”此人为什么这么(干)想?怎么(干)想?兴趣爱好是什么?便“人焉瘦哉?”无所逃于天地间。

例一,管仲临终谏齐桓公勿用易牙、竖刀,即此理。

2、人以群分,辩人好歹

某人究竟是好是歹,又众说纷纭时,如何分辩。

《论语子路篇13.24》:“子贡问:‘乡人皆好之?何如?’子曰:‘未可也。’‘乡人皆恶之,何如?’子曰:‘未可也;不如乡人之善者好之,其不善者恶之。’”

企业“众好众恶”争议人物,如何鉴别,从“善者好之,不善者恶之”可知,同声相求,同气相应,人以类聚,物以群分。是真君子“德不孤必有邻”,真小人则“比而不周”。

诗曰:烹子易牙不可用,君子小人同气应。

三、君子之风,管理艺术

企业君子道长,则为“君子之德风”,小人道消则为“小人之德草”,“草上之风必偃”正气扬,邪风去,则雷厉风行而高效。

企业正气正风,管理者“其身正,不令自行;其身不正,虽令不从。”身教胜于言传。“先之劳之,居之无倦”,率先垂范,敬业无倦。“政者,正也,子率以正,孰敢不正”,邪不压正。

千头万绪,从何做起呢?至少从企业管理修心而言有二:一是当如“曾子曰:‘吾日三省吾身,为人谋而不忠乎?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传不习乎?’亦可曰:为“企业”谋而不忠乎,与同僚与下属“交而不信乎”,本职工作“时习之”乎?二是“日知其所无,月无忘其所能”。

能如此,则管理水平升华为管理艺术,管理乐趣,则有“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管理艺术之美感享受,岂止精益求精做好管理工作,人生境界心性修炼,亦随之“凤凰涅槃”。此正儒学精神受用,精神安身立命之谓也!

诗曰:管理水平草上风,管理艺术心受用。

儒家为人强调精神受用,为政则强调行王道,弃霸道;那么,霸道与王道思想,在企业文化建设中有什么可借鉴之处呢?


第六讲  霸道制度  王道文化

——《论语》王道霸道企业文化之道

导言:儒家为政理念:对内行暴政苛政,对外以力服人,叫霸道;行仁政美政,以德服人,叫王道。企业制度近于霸道,企业文化近于王道。那么,霸道的企业制度与王道的企业文化,各是什么,二者有何关系呢?

  一、霸道执政,王道执政

儒家为政有王、霸之分为何?《论语为政2.3》:“子曰:‘道之以政,齐之以刑,民免而无耻;道之以政,齐之以礼,有耻且格。’”

“以政以刑”强制,以力服人;“以德以礼”教化劝勉,以德服人,孟子视为霸道、王道。

霸道非儒家仁政,乃苛政、暴政,效果是畏服,“使民战栗”,但求免于刑戳,《庄子》“为恶无近刑”,大法不犯,小法不断,无羞耻心。

“为政以德”王道乃仁政,效果是心服,心悦诚服,有羞耻心,儒家扬王道,抑霸道,法家反之。

霸道乃非常时期,非常手段,乱世用重典;

王道乃正常时期,正常手段,治世用仁义;

一乱一治,霸道、王道各有其长。

例一,秦国统一成在霸道,败在统一后,该王道,却还“其政不易,其道不改”,仍用霸道。

例二,今之征地或城中强拆,该用王道,却用霸道,加剧矛盾,人心不稳。

王道、霸道于为政如此,于企业之道有何开悟呢?

诗曰:霸道统一赖征战,王道拆迁解民怨。

二、霸道制度,王道文化

企业制度近霸道,企业文化近王道。

霸道企业制度,“免而无耻”,不得不如此,于员工则为强制“要我做”,不得不做,人同工具;

制度高压下,制度之奖惩不被员工理解,则有惩无奖,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出工不出力,磨洋工,因为“免而无耻”气不顺,心不服。

王道企业文化“有耻目格”,乃积极主动“我要做”,心悦诚服。

王道之企业文化比霸道企业制度,更能激发员工积极主动性,创造性精益求精。

例一,加加林之“我要做”。例二,某库管之“我要做”。

诗曰:一“脱”登天加加林,库管高升感恩心。

如此说来,似乎如儒家王道高于霸道一样,企业文化高于企业制度,二者究竟是何关系呢?

三、各有其长, 冷热相得

1、制度文化,各有其长

如儒法两家霸道王道各有其长一样,霸道的企业制度与王道的企业文化亦各有其长,概言之,企业初创“野蛮成长”非常时期,制度高于文化;企业立足之后,平常时期长治久安,文化高于制度,稳步良性运作。

例一,某家电企业初始有“不许在车间大小便”制度规定,非霸道手段不可。

例二,华尔街非无制度,乃在人之“免而无耻”,无企业伦理而“小人喻于利”。

2、热的心肠,铁的纪律

热的心肠,乃热的企业文化,“有耻目格”之企业文化,“我要做”之企业文化。

铁的纪律,乃铁的企业制度,是天条铁条。

二者相得益彰,互为补充,如霸道与王道互为补充一样,此理诗谓之“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

诗曰:纲纪铁律火热心,有耻且格永精进。

中国企业王道的企业文化建设,如何抓住根本呢?从大爱与孝敬的仁孝文化,可汲取有益的思想营养。如何汲取?请听下讲。



第七讲  大爱为仁  大敬为孝

——《论语》仁孝文化企业亲情温馨之道

导言:某电子企业频发员工跳楼悲剧,这唤起人性高尚,生命高贵之启蒙;三军可夺帅,匹夫尚不可夺志,是什么原因使青春的生命“夺志”而不求生,有纵身一跳呢?就因为王道的企业文化未深入人心,员工无爱无助而绝望。当从《论语》“仁者爱人”的大爱汲取滋养绝望心灵的精神营养,点亮爱的心灯,开启人性的光辉。

一、《论语》生死,员工跳楼

1、《论语》生死,真挚感人

孔门师生不讳言生死,“子畏于匡,颜渊后,子曰:‘吾以为汝死矣!’回曰:‘子在,回何敢死?’”生死相以,患难与共,千载而下,尚为之潸然,真挚感人之余,不禁想起某企业员工跳楼。

2、纵身一跳,缘由何在

(1)企业制度之霸道重压下,员工承受超临界;在“免于刑戳”忍受之后,无法再忍;

(2)企业文化虽有设计,但未深入人心,王道欠缺;制度尚且无法再忍,遑论“有耻目格”。

(3)员工孤独、无助、无望而有屈子之跃,“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哀“员工”之多艰,屈子之跳唤起亡国之痛,爱国之热;员工之跳唤醒唤醒企业良知及企业文化人文关怀。

诗曰:回何敢死生死以,纵身一跃长太息。

此员工之跳唤起人性高尚,生命高贵之启蒙,不得不沉思,何以有此生死一跃?《论语》会给今人有何精神安慰?

二、大爱为仁,人心为仁

“仁”乃《论语》核心内容,何谓“仁”?“子曰:‘仁者,爱人’,”爱他人,爱众人,“泛爱众”,可见大爱为仁。

孟子曰:“仁者,人心也;义者人路也。”

“仁者爱人”及“仁者人心”合言则是大爱及大爱之心。

企业文化构建,当从“仁者爱人”“仁者人心”之大爱与大爱之心,汲取有益世道人心的精神营养,点亮爱的心灯,开启人性的光辉。

员工为何跳楼?乃在该企业文化爱心体现不足,大爱为仁的细节,员工没有真切感受到;故心寒齿冷;心寒到不求生,齿冷到不想说,便如屈子一样,纵身一跃。

对此,当以“仁者爱人”“仁者人心”之大爱、爱心,为构建企业文化“酵母”,构建温暖人心的企业文化体系,并有细节化措施,让员工由心寒到心暖,如“暖风薰病草”一般,复苏爱流暖意,心不再寒而热,齿不再冷而言。员工有话就说,彼此交心,即使有不如意,不愉快,可倾吐,可交流。

如此寒心变爱心,冷漠变热情,将“仁者爱人”“仁者人心”大爱、爱心,细节化为企业文化可操作的企业行为,企业实践,此乃中国企业人性复苏,人心温暖之中国企业文化大厦之根本,当“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

诗曰:暖风病草爱复生,精神营养点心灯。

此中国企业文化根本除大爱、爱心外,尚有中国伦理文化特质之“孝”文化,那么“孝”文化实质是什么,对构建中国企业文化有何开悟呢?

三、大敬为孝,伦理温馨

1、《论语》之孝,家孝国孝

《论语》孝文化大端有二:一、孝敬长辈友爱兄弟,应用于家族及家族内小家,乃家之伦理亲情,伦理温馨之根本。二、伦理政治“三年无改于父之道,可谓孝矣”。“孝乎孝乎,友于兄弟,施于有政”,移孝做忠,求忠臣于孝子之门,开后世“圣朝以仁孝治天下”之滥觞。

可见,孝为家孝、国孝,家孝国孝根本是“敬”,“今之孝者,是谓能养,至于犬马,皆能有养,不敬何以别”,家孝实质是物质赡养,精神恭敬,尤在“敬”。家孝之移孝作忠,仁孝治天下,即以伦理温馨亲情唤起对国之敬,君之敬,由敬而忠而爱,而忠君爱国。

2、孝敬文化,企业文化

以孝敬文化,为企业文化原则创“酵母”构建企业大家庭式亲情文化,营造伦理温馨氛围,乃中国企业企业文化别于西洋企业企业文化特质所在。

3、仁孝文化,各有侧重

“仁”文化重在人际关系之爱;

“孝”文化重在家庭伦理之亲;

“孝”“仁”合言则“亲与爱”,可设“企业仁孝感恩金”此金由员工与企业合出。

此“金”,一则可使大敬之孝,大爱之仁细化到薪酬,日积月累,激起员工敬爱的伦理亲情,此敬爱伦理亲情,如移孝作忠一样,员工间相互敬爱,忠于企业;二则此企业伦理大敬之孝,大爱之仁的美好情感,温馨暖流,传导给员工家人,便暖流涌动, “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能如此,员工心田暖流涌动,岂可有纵身一跳之悲剧呢?

诗曰:企业仁孝感恩金,滋心润物细无声。

《论语》仁孝横向移植到忠君爱国,爱岗敬业,仁孝与忠恕互为关联,那么《论语》忠恕之道对企业文化有何启迪呢?


第八讲  忠道尽职  恕道为人

——《论语》忠恕与员工敬业之道

导言:《论语》“一以贯之”的基本理念是忠恕之道,忠者:“已欲立而立人,已欲达而达人。”应用于企业,便是员工和衷共济,“以友辅仁”相互砥砺美好操行,与企业契合成和谐的利益共同体。恕者:“已所不欲,勿施于人”应用企业便是员工将心比心,人溺己溺,感同身受。那么,忠、恕之道具体是什么呢?

   一、一以贯之,忠恕之道

《论语》一条主线贯穿孔子之道为何?《论语里仁4.15》:“子曰:‘参乎!吾道一以贯之。’曾子曰:‘诺。’孔子出,门人曰:‘何谓也?’曾子曰:‘夫子之道,忠恕而已矣。’”

1、忠道为何?

(1)“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与他人同进步,同成长。

(2)“子以四教:文、行、忠、信。”此“忠”乃言忠信。

(3)“君使臣以礼,臣事君以忠”,乃忠君。

(4)“令君子文三为令尹无喜色,三已之,无愠色。旧令尹之政,必告以新令尹。……子曰:‘忠矣。’”乃忠于职守。

忠道四义,实质做事。

2、恕道为何?

(1)《论语卫灵公15.24》:“子贡问:‘有一言可终身行之乎?’子曰:‘其恕乎。’”

(2)“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我不欲人加诸人者,吾亦欲不加诸人。”

为人终身守恕道,感同身受,人溺己溺。如企业应酬敬酒不劝酒,即为恕道。

诗曰:尽职尽责乃忠道,人溺己溺为恕道。

二、忠道思想,企业之用

忠道四义,用于企业取其“己欲立而之人,己欲达而达人”及忠于职守两义。

1、己立人立,协同多赢

(1)员工间,部门间,员工与企业,企业与社会当“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共同成长,各方多赢。

(2)内则员工与企业为和谐融洽利益共同体,外则企业乃和谐社会一员,尽企业公民之责任。

2、忠于职守,爱岗敬业

“君子思不出其位”,“事思敬”言君子忠于职守,对本职工作念兹在兹,此忠于职守,爱岗敬业“怎么想”。

令尹子文“旧令尹之政,必告以新令尹”乃忠于职守爱岗敬业新旧交接“怎么做”。

爱岗敬业,忠于职守。尤在新老交接,如员工离开企业与新人交接时,将客户关系带走,乃交接之失职,当有交接之制度设计。

诗曰:己立人立多方赢,念兹在兹敬其事。

三、恕道思想,员工做人

恕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反对以邻为壑,游戏击鼓传花非恕道则可,为人则不可,要注意:

1、业绩考核时,将责任推给别人或其他部门;以恕道做,应有面对责任担当意识。

2、企业公关,一旦有公众或消费者投诉,扯皮推诿,败坏企业公众形象。

如食品企业、药品企业、奶制品企业不讲企业伦理,唯利是图,不正当求利而酿成人命关天大事,乃在骨子无恕道,道德败坏,丧尽天良,终至三聚氰胺毒奶粉。

诗曰:己所不欲有担当,三鹿奶粉臭名扬。

为人处事秉持忠恕美德,但任何美德,包括忠恕,都得有个分寸,有个尺度;那么,分寸尺度在《论语》中有何说法呢?请听下讲。


第九讲  过犹不及  恰到好处

——《论语》中庸美德企业应用之道

导言:《论语》中庸之道“过犹不及”,指万事万物过份或达不到,均非**状态,均非恰切、恰当。企业言语行为 ,如何把好“过犹不及”的分寸或尺度呢?如何才是企业言语行动的中庸之道呢?

   一、中庸美德,人之至德

“子曰:‘中庸之为德至矣哉,民鲜久矣。’”为人至德。

至德有何体现?《论语宪问11.16》:“子贡问:“师与商也孰贤?’子曰:‘师也过,商也不及。’曰:‘然则师愈与?’子曰:‘过犹不及。’”

超过或达不到,都不好,均非恰到好处,恰如其分。

传为子思之《中庸》即本于此,与论语、孟子、大学并为四书。

中庸非滑头或无原则乡愿,乃万事万物恰到好处之分寸、火候,是平衡、和谐、圆融之**高境界,**状态。

诗曰:中庸至德非乡愿,恰到好处乃其然。

以中庸美德为准,论子张、子夏均未恰到好处,只是泛论;那么,人之言行,如何才是合于中庸呢?

二、中庸言行,如何拿捏

中庸乃恰当,恰切、分寸、火候、适度等,以《论语》看,至少有两点:

1、言语中庸,火候分寸

“子曰:‘可与言而未言,失人?不可与言而言,失人;君子不失言,不失人。”

失人乃错过讲话对像,该讲却未讲。失言乃讲错对像,不该讲却乱讲,讲给不该听者。

“未可与言而言之,谓之躁;可与言而未言,谓之隐;不见辞色而言谓之瞽。

例一,布朗失言辱骂某妪而丢相位。

不到讲的火候,急着讲,抢话说,是躁切急躁;该讲时不讲是隐瞒;不看讲话对象表情,乃睁眼说瞎话。

2、中庸美德,是何状态

恭、慎、勇、直本为美德,然一旦无约束无分寸,反为不美,有失美德。《论语泰伯8.2》:“恭而无礼则劳,慎而无礼则葸,勇而无礼则乱,直而无礼则绞。”一旦无“礼”之约束礼之分寸,恭反为疲劳忧劳,谨慎反为胆怯畏葸,勇敢反为乱来胡为,直率反为伤人伤情。

例一,关羽、张飞因兄弟私情,不顾联吴抗操统战大局,乃“勇而无礼则乱”,乱了统战大局,终败军亡身。

诗曰:不见辞色丢相位,勇而无礼坏大局。

三、中庸之道,企业应用

例一,直言劝同事却搞僵关系,非言之不对,乃言之不当,病在“直而无礼则绞。”

例二,与商战伙伴谈判,言之不慎而失言失人皆不合言语中庸,失言泄漏企业机密,失人则错过合作对象。

例三,企业表扬与批评,以中庸要求,当“扬善公堂,规过私室。”扬善大张旗鼓,轰轰烈烈;规过则私密感人,动之以情,晓之以理。

《老子》“曲则全”曲言自夸之幽默。

诗曰:商务谈判勿失言,扬善规过分明暗。

本讲谈企业语言艺术,言为心声;那么,企业家该有什么样的心灵世界?什么样的企业家气质呢?


第十讲  心灵高贵  精神富有

——《论语》圣人气象与企业家气质之道

导言:企业家气质之修炼陶铸,可从《论语》圣人气象,感悟到企业家气质修炼的精要在于:企业家的神态、风度、仪表、学养等融圆无碍,无一不具。本质是以“求仁得仁”安身立命,心灵高贵,物质与精神都富有,富而好礼,富而好善,富而好学。能如此,便是儒商气质,便是“文质彬彬,然后君子”,君子仁商气质。

   一、圣人气象,究竟为何

圣人气象,盖指神态、风度、气质、仪表、学养等综合而有的外在的大印象,本质是“里仁为美”安身立命,高贵富有之心灵世界,精神境界,试可从两点管窥蠡测:

1、君子三变,远近气象

“子曰:‘君子有三变:望之俨然,即之也温,听其言也厉。’”

远望庄严不怒自威“威而不猛”;近则温和如春风,温润如美玉,蔼然长者;听其言谈“言必有中”精当准确,不失言不失人,此乃儒家君、师圣人气象之三变。

企业家气象如,《野蛮生长》王石之三变。

2、工作休闲,各有气象

孔外交工作时:“执圭,上如揖,下如授,色勃如也。……左右立,衣前后,……趋进,翼如也。”庄严、神圣、优雅、得体大方,款款有礼。

休闲在家:“子之燕居,申申如也,夭夭如也”,放松、舒坦、轻松自在。

与弟子对话“莞尔而笑,……前言戏之尔”,亲和,幽默。

“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疏蔬食,饮水,曲肱而枕之,乐亦在其中”,此“乐”乃圣人气象之精神受用,心灵快乐。

“莫春者,春服既成,冠者六七人,童子五六人,浴乎沂,舞乎雩,咏而归。”孔子心有戚戚而曰:“吾与点也!”陶醉春色,心栖自然,乃心之“诗意栖居”。

此两则乃“孔颜乐处”,此乐处乃圣人气象之心灵高贵,精神富有,乃“里仁为美”之大淡定,大自在。

诗曰:里仁为美大从容,浮云富贵大淡定。

“孔颜乐处”之大淡定,大自在,乃圣人气象之内涵,此内涵如何修成,从何着手呢?

二、陶醉诗歌,沉醉雅乐

1、陶醉诗歌,高尚情操

“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思无邪”,纯正高尚而无邪曲、邪恶。

“诗可以兴,可以观,可以群,可以怨。”

兴者,比兴起兴,激起诗歌欣赏美好情怀,丰富想象。

观者,观民风,观政体得失;

群者,和群乐群与人和谐相处也;

怨者,抒发情感,怨而不怒。

“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素以为绚兮,何谓也?”

师生赏析探讨这诗说什么,“子曰:‘绘事后素’”学生马上领悟到“礼后乎?”老师激赏“启予者商也,始可与言诗矣。”

此乃“孔颜乐处”圣人气象之诗歌陶醉及诗歌欣赏,诗意美学也,乃圣人气象之高尚情操也。

2、沉醉雅乐,高雅情趣

“子在齐闻《韶》,三月不知肉味,曰:‘不图为乐之至于斯也!”何其沉醉也!

“子与人歌而善,必使返之,然后和之。

诗曰:诗歌情操养心境,雅乐情趣怡性情。

欣赏雅乐,优雅鼓瑟,吟唱歌曲,乃“孔颜乐处”圣人气象之高雅情趣。陶醉诗歌,沉醉雅乐之圣人气象,孔颜乐处,于企业家气质,健全人格,健康生活方式,精神境界,心灵世界有何开悟呢?

三、高雅情趣,高尚情操

如圣人气象孔颜乐处之陶醉诗歌,沉醉雅乐一样,当有企业家气质之“里仁为美”之健全人格,高贵心灵,丰富精神世界,而非穷得只剩钱,尤其迷醉于“国渣”麻将不能自拔,等而下之灰色、靡烂、黄、赌、毒等为君子所不齿。

一言蔽之,从圣人气象孔颜乐处之陶醉诗歌,沉醉雅乐,给企业家气质修炼有益启迪是:高尚情操,高雅情趣,人格健全,心灵高贵,精神富有;富而好礼,富而好善,富而好学,这便是企业家气质精义所在,众企业家不可不“见善如不及”而“造次必于是,颠沛必于是”也!

诗曰:见善不及心高贵,造次颠沛神富有。

企业家儒商气质,是企业家好学深思并在企业实践中修炼而来的;那么,企业家修炼学习,企业培训学习,当注重什么呢?请听下讲。


第十一讲  首在为人  次在为学

——《论语》好学深思与企业培训之道

导言:学习型企业重视员工培训,受训员工技能确有提高,但却一言不合,便跳槽而去,员工培训,等于为他人做嫁衣裳,这是为什么呢?从《论语》的学习之道可知,员工培训只是技能工具性培训,知识细节学习,是本未例置,至少是主次不分,此中有何道理呢?如何才能留住受训员工呢?

   一、学习什么,学习态度

《论语》学而或好学非知识细节工具性学习,乃人道、君道、臣道、父道、子道、友道等为人、为政之学也。

1、为人之道,为人之学

“贤贤易色,事父母能竭其力,事君能致其身,与朋友交,言而有信。虽曰未学,吾必谓之好学也矣。”夫妇、父子、君臣、朋友关系处好,便是好学。

“弟子入则孝,出则弟,谨而信,泛爱众而亲仁,行有余力,则以学文”先做人,做好人,再学习文化遗产知识。

2、为君之道,为君之学

何谓伦理政治呢?《论语》“孟庄子之孝也,其他难能也,其不改父之臣与父之政,是难能也”不改父之用人与政体,乃精神行孝之大者。

“父在观其志,父没观其行,三年无改于父之道,可谓孝矣”守丧三年“祭之以礼”之大孝乃不变父之为政之道,执政理念及政治措施。

3、为臣之道,为臣之学

“君使臣以礼,臣事君以忠”君以礼,臣尽忠。

“君子思不出其位”,念兹在兹皆在臣职,“执事敬”。

“执圭,上如揖,下如授;色勃也”外交大臣之敬业投入,庄严神圣。

“以道事君,不可则止”官场进退之术。

“事君数,斯辱矣”事君注意什么。

“犯而不欺”忠君不欺君,直道事君。

诗曰:为人为学人**,做事做人事次之。

此为人、君、臣之人道、君道、臣道皆非书本之学,非工具性学习,乃真参实悟,要躬行而修炼并证悟。此外,尚有“四教六艺”之学。

二、四教六艺,诗教雅乐

1、四教六艺,德行躬行

《论语》直言教学纲要乃“四教”,“子以四教:文、行、忠、

信“,除“文”乃文化遗产知识外,“行、忠、信”皆德行品行要信实正直。

“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乃为人终身之学。

“道、德、仁”乃仁君、仁人综合修炼之三德。

“游于艺”之“六艺”:礼、乐、射、御、书、数。

“礼、乐”一指礼乐文化、政治;二指个体礼节礼仪及音乐修养,射指射箭等军事体育,御指驾车技艺,书指书写认字如语文,数指数字如数学或算术。

此“六艺”之“游”者,在躬行实践中体验式学习、进步。“六艺”皆亲身实践, 手脑并用之体验学习。

2、诗教雅乐,高尚情操

“《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思无邪”情趣纯正,无邪而高尚。

温柔敦厚诗教也。

“《关睢》乐而不淫,哀而不伤”皆以礼之分寸也。

“子在齐,闻《韶》,三月不知肉味,曰:‘不图为乐之至于斯也!’”陶醉雅乐。

诗教及雅乐乃高尚情操、高雅情趣所在也。

诗曰:四教六艺铸德行,诗教雅乐怡性情。

三、企业培训,借鉴反思

由《论语》人道、君道、臣道之学重在美德情操,素质教育,重在为君、为臣、为人之正道,而非知识细节之工具性学习,君、臣之岗位培训及诗教雅乐之情操高尚、情趣高雅,以资通鉴今之学习型企业之培训学习,可反思之处:

1、岗位职责,工具培训

企业培训只在岗位技能、技术比武,纯是知识细节灌输,工具性培训。

如此培训,学到技能,一言不合即跳槽,为他人做嫁衣裳。

2、事君以忠,事企以忠

企业礼待员工,尊重员工,员工报之忠诚,物质留人,思想留人,尤重企业文化软实力之向心力作用。

3、高尚情操,高雅情趣

有“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之人生追求,有“忠、信”操守,有诗教及雅乐之精神世界,自会是高尚或高雅“企业人”。

诗曰:岗位职责工具化,品德情操艺术化。

做人之高尚情操,高雅情趣,是《论语》及孔子思想,对民族文化的巨大贡献;那么,《论语》及孔子思想,对民族文化还有哪些无与伦比的伟大贡献呢?请听下讲。


第十二讲  精神之父  万世师表

——《论语》及孔子思想三大贡献

导言:“天不生仲尼,万古如长夜。”孔子是民族文化的神灯,他对民族文化无与伦比的伟大贡献,至少有三方面:一是民族之魂,精神之父;二是兴学树人,万世师表;三是高尚情操,高雅情趣。孔子是中华民族如他“长人”身高一样,伟岸伟大的精神巨人,令人“仰之弥高,钻之弥坚”!

   一、民族之魂,精神之父

    诗、书、易等先秦主要文化典籍皆经孔整理润色,亲撰《春秋》,对“礼”系统总结。

孔以这些著述及身体力行,对民族文化、精神系统反思,整体观照。

孔是**个全面系统对此岸而非彼岸的现实人生,深思沉思的哲人。

孔子越过身处“天下无道”“道不行已知之”“知其不可而为之”的混乱无序与无可奈何,究合民族文化之既往,为中华民族之民族文化,民族精神升华提炼出:仁、孝、忠、礼、智、信、勇、直、清、刚、慎、谨、敬、恭、义、……等既是为人美德,又是哲学范畴的系列思想,乃民族之魂,精神之父。

孔民族之魂,精神之父,于现实而言,梁濑冥曰:孔说,非思想,乃生活,孔子思想对今日生活影响是全面的,立体的,如:

1、春节前后,一票难求,乃孝悌亲情使然。

2、父慈、子孝、兄友、弟恭,仍是家庭幸福准则。

3、“与朋友交,言而有信”仍是人际关系准则。

4、即令时髦青年相亲,是否孝敬父母,仍是重要指标。

5、“贤贤易色”仍是夫妻天长地久之道。

……

凡此,不一而举,无一不说明孔乃民族之魂,精神之父。如无孔倡导仁、孝、忠、义、勇……等,中国人“不知其可也”,也就无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个性特质,民族特征,就无独特“这一个”鹤立鸡群伟大而独特的民族存在。

诗曰:精神之父民族魂,华夏民族大哲人。

二、兴学树人,万世师表

1、民间办学,首开风气

学在官府,垄断办学,孔“自行束修以上,吾未尝诲焉”“有教无类”,首开民办教育,且卓有成效,弟子三千,贤者七十二。

2、与时俱化,重在实用

当时虽“礼乐崩坏”“天下无道”,然世禄世卿已有大变,孔办学破世禄世卿,培育为政人才。

“礼、乐、射、御、书、数”皆实用教学。

就业出路“学而优则仕”,当时**大党校或行政学院,即“干禄”之学。

3、德育**,智育次之

“志于道,据于德,依于仁,游于艺”,前三者皆为人之道,重在品德操行,德育**,“游于艺”之“六艺”乃技能教学,工具性培训。

“贤贤易色,事父母能竭其力,事君能敢其身,与朋友交,言而有信,虽日未学,吾必谓之好学也矣”,人生观才是大学问。

“弟子入则孝,出则弟,谨而信,泛爱众而亲仁,行有余力,则以学文”,先做人,后为学。

“子以四教:文、行、忠、信”,“文”外皆品德教育,操行砥砺。

无愧万世师表,教育巨匠。

诗曰:三千弟子贤七十,万世师表大导师。

三、高尚情操,高雅情趣

《论语》及孔子学说,为中华民族开启高尚情操,高雅情趣,丰富伟大的精神世界之门。

1、诗教化人,雅乐成人

以《诗》《书》教化人,使人从自然人而为仁人,而为有高尚情操,高雅情趣之仁人。

此两高于《论语》则为诗教与雅乐,孔精于鼓瑟,与鲁太师论雅乐欣赏过程,深谙音乐美学,且“与人歌而善,必使反之,然后和之”,是歌唱家。

“子在齐闻《韶》,三月不知肉味”真是“乐以成之”。

孔非只有精神两高之“文”,亦有“武”之孔武伟岸“长人”,精于射箭、驾车,且能教人射、御,可谓文、武兼长,“文质彬彬,然后君子”,文武完人,无愧圣人。

2、情操典范,情趣雅范

孔“两范”君子之德,则“君子之德风,小人之德草,草上之风必偃。”全民族风行草偃诗教大兴,雅乐大成,使我们民族在人类农业文明时代,成为全人类情操**高尚,情趣**高雅之伟大民族,使我们民族心灵**高贵,精神**富有。这一切,要说谁贡献**大,首推孔子,孔乃情操典范,情趣雅范。

诗曰:允文允武称圣人,情趣情操实完人。

如此“两范”圣人,自言“丘也幸,苟有过,人必知之“,那么《论语》及孔子思想有何欠缺呢?何以见得呢?


第十三讲  继承有余  创新不足

——《论语》及孔子思想三大欠缺

导言:孔子自言“丘也幸,苟有过,人必知之。”是闻过则喜,闻过则感幸运的文化圣人,他思想的过失欠缺,如他有三大贡献一样,有三大欠缺;那么,这三大欠缺是什么呢?

   一、继承有余,创新不足

《论语》12700字,“仁“乃核心,为仁政、仁人。

1、何谓仁人,克己复礼

“颜渊问仁,子曰:‘克己复礼以为仁’”,要克己之私欲,向后看,回复到周礼状态。

2、何谓仁政,回复前朝

仁政为何?“子曰:‘行夏之时,乘殷之辂,服周之冕,乐则韶舞。”仁政即回复前朝之大杂烩,未见结合当下现实,更无前瞻未来。

2、自言好古,述而不作

“子曰:‘述而不作,窃比我于老彭。”

“子曰:‘信而好古,敏以求之’”

文献或文化研究“述而不作,信而好古”则可,用于为政则刻舟求剑。

4、了无前瞻,梦回周公

《论语》12700字,无一语前瞻未来,新生事物以“礼”为准,被视为“无道”或“犯上”。

日思夜想“吾衰矣,甚矣久矣夫吾不复梦见周公”,**大向往“为东周”。

由1、2、3、4可见继承有余,了无创新。

诗曰:仁人复礼不创新,仁政三代溯尧舜。

二、秩序有余,平等不足

孔当世礼乐崩坏,礼乐惩罚非“自天子出”乃“无道”混乱无序,他“必也正名”,要以旧礼正今日“君臣”名份,虽有拔乱返正,由混乱到秩序之善意,但毕竟未“与时俱化”,**终沦为既得利益者即统治者御用教师爷,集中体现在“君子、小人”天壤之别。

此统治者与被统治者天壤之别,乃“唯上智与下愚不移”,永不改变。

统治者乃天子、君、侯王等为政统,乃政治统治者。孔子等“士”知识精英为道统,乃思想统治,二者君师合一,则为政统与道统组合,对付的便是“小人”。

“小人”在《论语》同义词:民、匹夫匹妇、鄙夫等。

1、仁属君子,小人无仁

“子曰:有君子而未有仁者,未有小人而有仁者”仁乃君子专利,小人则无仁。

当孔自认为“君子”时,有人揭他昨天“小人”老底,“夫子圣者与?何其多能也!”他自嘲道:“吾少也贱,故多能鄙事,君子多乎哉?不多也!”

“小人”或“匹妇匹夫”即使为诚信而死,也不配为仁,当子贡、子路说管仲不讲诚信,未尽臣节时,孔反驳“岂苦匹夫匹妇之为谅也,自经于沟渎而莫之知也”,上吊也不配为“仁”人君子。

2、佞人郑声,小人所为

孔因妒少正卵口才而杀之,口才好被贬为“佞”,他“恶夫佞者”,佞者“利口覆家邦”国之大害,是“仁”的反面,“刚、毅、木、讷、近乎仁”,“木、讷”三棒子打不出一屁,方“近乎仁”。

“郑声淫”,即淫靡而过份,与《韶》等雅乐相比,俗不可耐。“齐人归女乐,……三日不朝,孔子去。”齐国送给鲁国性感舞女,气得孔子辞官。

假如孔圣寿至今日,球赛前“足球、蓝球宝贝”一旦起舞,非气走不可。

口才及通俗音乐,皆小人之乐,不可登大雅之堂。

诗曰:小人自经不配仁,恶乎佞者郑声淫。

三、平常有余,非常不足

1、丧家之犬,当世碰壁

春秋乱世,治国理政可刀下见菜者乃富国强兵之道,而非过时周“礼”或“仁”,不可当下操作。

即使孔子视为“仁”者管仲,其治国治军乃后世法家兵家之先声,绝非“礼”或“仁”之为执政理念及措施。

孔被当世智者讥为丧家犬,虽刻薄但不失真实,四处碰壁,乃事之必有,理之必然。

2、非常时期,平常手段

春秋乱世非常时期,要用非常手段,孔却以“礼”、“仁”为理念,用平常手段,正如《韩非子》“处多事之时,而用寡事之器;当大争之世,而循揖让之轨”或曰孔乃有思想无手段之圣人而已矣!或曰“礼”“仁”之平常手段,难用于非常乱世,于当世而言,政治幼稚,乏善可陈。

3、道德空想,无视实力

孔乃理想或幻想家,道德空想,“礼”“仁”泛化滥化,道德万能,无视实力,尤其军力。“丘也闻,有国有家者,不患寡,患不均;……远人不服,则修文德以来之,既来之,则安之。”

“不患寡,患不均”,只重公平,不见效率。

“修文德”之“礼”“仁”等,就可“来之”,在外敌入侵或社会动荡的非常时期,实属道德意淫;用之于外交,则是不切实际道德万能论,被人愚养,南海、东海,“搁置争议,共同开发”本欲以我心换你心,以“文德”感化,不曾想,无一家有善意回应。此无他,人性犯贱,“畏威而不怀德”,至少文德与武力并重,否则,便是道德万能之意淫,**多只当外交漂亮辞令说说而已。

诗曰:非常时期丧家犬,文德意淫想当然。

这三大欠缺,无损孔子文化圣人的光辉形象,是“过也,人皆见之;更也,人皆仰之”的日蚀和日月大光明一样的伟大存在,不必为尊者讳。


上一篇: 经学—极高明的人生智慧学 下一篇:弟子规-一堂中国人的必修课

下载课纲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