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业医师

您当前的位置:中华网考试 > 执业医师考试 > 口腔助理医师>复习指导> 正文 执业医师地图

口腔助理医师考试辅导之口腔颌面外科学 第四单元(7)

分类:执业医师 | 更新时间:2016-07-08 | 来源:转载

第七节 面部疖痈

  (一)概念
  面部皮肤是人体毛囊及皮脂腺、汗腺最丰富的部位之一,又是人体暴露部分,接触外界尘土、污物、细菌机会多,也易招致损伤,因此而引起的毛囊及其附件的急性化脓性炎症称疖,其病变局限于皮肤浅层组织。相邻多数毛囊及其附件同时发生急性化脓性炎症者称痈,其病变波及皮肤深层毛囊间组织时,可沿筋膜浅面扩散波及皮下脂肪层,造成较大范围的炎性浸润或组织坏死。
  (二)临床表现
  疖初起为皮肤上出现红、肿、痛的小硬结,成锥形隆起,有触痛;随即硬结顶部出现黄白色脓头,周围为红色硬盘,患者自觉局部发痒、烧灼感及跳痛,以后脓头破溃,排除少许脓液后疼痛减轻,炎症逐渐消退,创口自行愈合。病程中除引流区淋巴结可伴肿胀外,一般无明显全身症状。疖若处理不当,可促使炎症扩散。位于上、下唇及鼻部的疖,因其位于颜面部“危险三角区”,感染可骤然恶化,局部红、肿、痛范围增大,伴发蜂窝组织炎或演变成痈,甚至并发海绵窦血栓性静脉炎、败血症或脓毒血症。
  痈好发于唇部(唇痈),上唇多于下唇,男性多于女性。感染的范围和组织坏死的深度均较疖严重并伴剧烈的疼痛。当多数毛囊、皮脂腺及其周围组织发生急性炎症与坏死时,可形成迅速扩大的红色炎性浸润块。感染可波及皮下筋膜层及肌组织。初期肿胀的唇部皮肤与黏膜上出现多数的黄白色脓头,破溃后溢出脓血样分泌物,脓头周围组织亦有坏死,坏死组织溶解排出后,可形成多数蜂窝状腔洞。继之,腔洞之间皮肤、黏膜或皮下组织亦可发生坏死,致使整个痈的病变区上层组织呈紫红色,痈周围和深部的组织则呈浸润性水肿。
  唇痈患者因唇部极度肿胀、疼痛、张口受限而致进食、言语困难。局部区域淋巴结肿大、压痛。全身中毒症状明显,白细胞计数及中性白细胞比例升高。
  (三)并发症
  在口腔颌面部感染中面部疖痈最易发生全身并发症。这是由于疖痈的病原菌毒力较强,上唇与鼻部“危险三角区”内的静脉又常无瓣膜,颜面表情肌和唇部的生理性运动易使感染扩散等因素所致。
  (四)治疗
  面部疖痈的治疗应局部与全身治疗相结合。在炎症早期,无显著全身症状时应以局部治疗为主,同时选择必要的药物治疗。
  局部治疗宜保守,避免损伤,严禁挤压、挑刺、热敷或用苯酚、硝酸银烧灼,以防感染扩散。唇痈还应限制唇部活动。
  疖初起时可用2%碘酊涂擦局部,每日1次,保持局部清洁。痈的局部治疗宜用高渗盐水或含抗生素的盐水纱布局部持续湿敷,可促进早期痈的局限、软化和穿破。在急性炎症得到制、局部肿胀局限、并已形成明显的皮下脓肿而又久不溃破时,才可考虑在脓肿表面中心、皮肤变薄的区域作保守性的切开,引出脓液,切忌分离脓腔。已溃破或切开引流后,局部仍应以高渗盐水纱布持续湿敷,可收良好的提脓效果,但已脓污的盐水纱布应及时更换,湿敷一般应持续到脓液消失、创面趋于平复为止。过早停止湿敷,可因脓道阻塞而使病情反复加重。有时,脓栓一时难以排出,可试用镊子轻轻帮助钳出,但对未分离的脓栓或坏死组织切不可勉强牵拉,以防撕伤促使感染扩散。
  对面部疖伴有局部蜂窝组织炎和面痈患者应全身给抗菌药物,最好从脓头处取脓作细菌培养及药敏试验,以供正确选用抗生素。疑有败血症者应反复作血细菌培养,根据结果选择用药。如致病菌一时未能确定,可暂时选用对金黄色葡萄球菌敏感的药物,如青霉素、新型青霉素、头孢菌素族及红霉素等,广谱抗生素也可应用,联合用药效果可能更好。
  重症患者应加强全身支持疗法,包括:卧床休息,加强营养,输液或小量输血。出现中毒性休克时,应积极采取综合措施,并尽快纠正循环衰竭所出现的低血压。患者昏迷或伴严重肺部并发症时,呼吸道分泌物多,咳嗽反射差,宜行气管切开术以利分泌物的抽吸及改善缺氧状态。
  临床出现全身并发症时,应与其他相关科室合作共同进行抢救。